第624章 傅氏的秘密(第1/2頁)

第624章 傅氏的秘密

天氣不冷不熱,倒也不必帶許多的衣物進去,晚上有被子入睡,倒也不冷的,那考棚里雖說簡陋,好在保昌郡天氣好,也是這些應試秀才們的福氣。

考試一共分三場,每場三天,便是九天應試完,第一場考五言八韻詩、經義四首,第二場考五經一道,并試詔、判、表、誥一道,第三場考五道時務策論,于時的時事政務的言論見解,與當初那一場辯論賽一樣,要有自己獨特思維,自然也可隨大流。

隨大流大多得中,但不必談其名次,思維獨物者卻是走險招,如若中便是排前的名次,否則卻是落第,大多應試的秀才,皆是以隨大流。

這一日大清早的,蘇宛平和傅氏一同送蘇義到了貢院門前,貢院門前森嚴,與當初考秀才沒有兩樣,入貢院必會搜身,只能穿單衣,生怕有夾帶,同時衣裳都被仔細的檢查,連書籃也會一一翻看。

蘇宛平和傅氏看著蘇義一臉淡然的入了考院,母女兩人便緊張的在外頭沒有急著離去。

瞧著這模樣,比當年蘇宛平自己高考還要緊張些,他們傅家成不成,不是別人說的,也不是弟弟平素的表現,成敗與否,全在此一舉。

當初誤了一期鄉試,如今十九歲,正是時候,若是不成,又得等上三年,弟弟的年紀也等不起,以往的努力也付之東流。

傅家能不能因此而崛起,全靠弟弟這一次,不管她以后做多大的生意,她也只是一個商戶,商人地位低下,而有了弟弟的功名,她所做的生意便是最大的助力了。

按理他們要在外頭等上三日,蘇宛平也不想急著回家里去,似乎在這兒等著,她才能安心似的。

只是蘇宛平沒發現,傅氏的擔憂比女兒更盛,傅氏一雙美眸盯著那貢院的門口,一臉的期盼,誰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直到杜儲和滕海過來找人了,母女兩人才被接了回去,只留下大管事孔艾在這兒守著,一但蘇公子出來立即將人接回小院便是。

蘇宛平回去后自然有生意上要忙的,瞧著在家里呆著也會胡思亂想,于是與杜儲和滕海一同去了錢莊。

一入城南的錢莊,那錢莊掌柜便上前稟報道:“看到了陳錦夫妻,不知先前被抓去后又逃去了哪兒,如今又回來了,就守在錢莊外頭,怕是有別的想法。”

蘇宛平一聽,便看向杜儲,“九爺,拿一千兩銀子給他們,叫他們回鄉下買些田地好好過日子,不要再出來騙人了,我當初所受的傷害便是替他們還的,生意有風險,他們兩人也不適合。”

杜儲拿了銀子出去,果然在錢莊不遠處的街頭墻角看到陳錦夫妻,這一對夫妻如今不再是錦衣加身,反而是一身粗布衣裳,還有些破爛,身上也有些臟亂,莫是一路行乞回來的?

杜儲這人要兇起來也挺兇的,他上前蹲下,將手中的銀票交給兩人,便告誡兩人安生的回鄉下買些田地,安穩的過著日子,不準兩人再騙錢,若是來日被他杜儲知道,就要了兩人的命。

杜儲的確做得到,他也殺過人,身上帶著煞氣,手中匕首揚了揚,陳錦夫-->>(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分分彩后二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