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閣小說網 > 素手嬌顏蠱天下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雙生咒

第一百七十三章 雙生咒(第1/2頁)

東方凌白低頭瞥了一眼,便騰身追了上去,程北枳也要追過去,寒鴉連忙去攔,“陛下來了,還跟著程貴妃,魏淑妃和大祭祀,似是來者不善,主上的計劃怕是要被迫提前了,方才收到消息,我已經按照主上交代的派蒹葭去部署消夏,主上此時若追上去怕是誤了大事,如今,出宮入皇陵才是大事!”

程北枳稍作思忖,余光中程美玉和魏瑱已經給站在門口,隨著趙魚晚的腳步跨了進來,程北枳目光一沉,緩緩轉過身來,神色中捎帶一絲驚詫,“國宴還未結束,陛下怎么到這來了。”

“賓客都跑了,做東道主的自然要來尋上一番,想來,我趙國皇宮之中最為奇特之地便是這冬日枯而不敗的一方鎖千秋了,故而看看是否有使臣走錯了方向,找不到歸路。”

程北枳勾唇笑了笑,“如此,便不耽誤陛下的公務,鎖千秋說大不大,不過就你眼前這幾間屋子,陛下好好找找可有你想要的他國使臣……”

趙魚晚面色一沉,似有不悅千千萬,程北枳便萬一都不看到眼里,自顧自回房中,提起一壺酒不溫不火的喝著,趙魚晚大步流星走到她面前,一把掠過酒壇,冷聲質問:“你不是說你身體不適?如今倒是在這喝起酒來了!”

程北枳輕笑,抬眸瞧他,挑眉道:“這是藥酒,說起來還是你送來的,你不是希望我都喝了?”

趙魚晚一怔,昔日她的臉上布有傷疤,這個藥酒便是治療她臉上的傷痕的,如今被她抓住了把柄,自然是憋了一股火在心頭。

程北枳也不愿跟他多做什么糾纏,陰測測道:“陛下近日來,怕不只是尋人吧?想必我這鎖千秋還有什么其他物件,否則也不至于勞駕大祭司跟后宮持重的兩位寵妃一同前來。”

程美玉臉上漾出一抹得意,卻哭喪著一張臉,擰眉道:“大祭司,你說話可要講證據,如今后宮中沒有皇后,排資論輩便是我這個貴妃主持后宮公道,你方才說你夜觀星象,我大趙恐遇大劫,我眾人聽之信之,不料你竟然將陛下和本宮帶到了賢妃這里,莫不是這劫難還應在了賢妃身上?你是何居心?!”

大祭司文言連忙跪地磕頭,顫抖著舌尖,囫圇道:“微臣不敢,微臣不敢……”

魏瑱走到程北枳身旁,拉著程北枳的手,十分關切道:“姐姐莫怕,或不是有人想陷害姐姐也不得而知,今日陛下前來并非懷疑姐姐,反倒是相信姐姐,才一同前來主持公道,還姐姐清白,以免落人口舌,遭人詬病……”

言語間魏瑱真誠的眼神還時不時的飄向程美玉,言語之中滿是關切,程北枳便捧著場,陪著魏瑱演一演姐妹情深的大戲。

心中卻不禁感嘆,果然是天生就要做皇后的女人,這清澈的眼神真讓人不忍生疑,若是放在以前,怕不是都要把一顆心掏出來送給這個情深義重的妹妹了吧。

殊不知,魏瑱這出戲演的雖好,可她出現在這恰巧就說明了那些天跟蹤她的人就是魏瑱,不過是小小的拋出一個破綻,魏瑱便馬不停蹄的弄出動靜來,心思深沉可吃相難看……

魏瑱看這程北枳似笑非笑的容顏,微微蹙了蹙眉,“姐姐你笑什么?”

程北枳側頭看向程美玉,對上她試探的雙眸,笑靨如花,生生的讓程美玉瞇著眼發毛,才從魏瑱手心把手抽出來,輕嘆道:“笑什么?能笑什么那?太后尸骨未寒,我再芳菲宮守靈這些日子你們倒是沒瞧出星象有變,我前腳剛回來,后腳你們就追來了,大祭司,你夜觀星象,是否皇陵暗淡無光,需一位命中帶火八字極其剛烈的人去看守皇陵那?”

大祭司目光一抖,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趙王獨寵賢妃是皇宮中有目共睹的,讓賢妃去守皇陵,兼職就不要命了,這個話他可不敢直說!

“大祭司,賢妃問你話那,你為何不答?”

趙魚晚一擺手,“你起來,找一找,這院子中可有你方才所說的東西!”

大祭司哆了哆嗦的抬了抬頭,卻不敢看任何人的眼睛,只能自顧自起身,從懷中掏出一個羅盤,故弄玄虛了片刻,沖著一個方向走了幾步,便開始蹲在地上挖土。

程北枳抽了抽嘴角,自顧自拿著酒壺喝酒,今夜真是熱鬧,倒是不妨再熱鬧些。若此番能去守皇陵,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倒是個好事。

只是想來有些可惜,一個訓練了許久的棋子,如-->>(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分分彩后二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