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閣小說網 > 素手嬌顏蠱天下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拜把子吧

第一百七十八章 拜把子吧(第1/2頁)

門縫中透過的聲音有一絲清涼,如月色清淺如隆冬凜冽,卻讓程北枳松了口氣,她點點頭,寒鴉把佩劍收到了身后,程北枳打開門,東方凌白一身月白色的衣袍立在門口。

“上次的竹葉青沒喝過癮,今天我給你帶了些!”

程北枳忽而笑了,東方凌白一怔也跟著笑起來。她側過身,讓東方凌白進來,蒹葭和寒鴉十分自覺的出了門,蒹葭準備了些小菜,寒鴉就守在門口,她做慣了這種冰冷而重復的事情,長夜為伴,倒是也不覺得孤獨。

剛一坐下,東方凌白就垂眸看程北枳的眼睛,他許久沒有這般仔細看她,清瘦了許多,似乎心中泛起一絲酸澀,自責一般,若是那時把她帶走,會不會就沒有今日的凄楚?似乎一下子虧欠了她許多。

程北枳突然想起什么事一般,起身從包袱重拿出一個令牌推到東方凌白的面前,“早就想還你了,一直沒有時間,今日正好完璧歸趙,免得我日日擔憂給你弄丟了去……”

東方凌白長睫一抖,嗓音低沉暗啞,“還我了?”

他信手捏起來,輕笑著看了又看,“我都要忘了,我東方家還有這塊令牌,倒是記得那時我問你要你總說我小氣,你這般……”

東方凌白抬眸望著程北枳,微微挑了挑眉梢,眼色清淺,“是與我割袍斷義?要將前塵往事算個清清楚楚?”

程北枳撲哧一笑,“前塵往事啊……我跟你該從哪兒開始算才算算得清那?”

“你也知算不清?那還我作甚,收著吧,要不回的東西失而復得絲毫不讓人愉悅,倒不如丟掉,免得我看著心煩!”

東方凌白將東方令推回去,隨手還推了一壇酒過去,突然空氣像是凝固了一般,屋子里落針可聞。

“你……”

“你……”

“我!”

“我!”

“你先說!”

“你先說!”

兩人相視一笑,無奈的扶了扶額,“我先說吧!”

東方凌白抿了口竹葉青:“與其讓你絞盡腦汁套話,不如我大方的告訴你,你定是想知道我跟姬無奢的關系,或許你也聽到了些許關于天璣城的事情。”

程北枳的睜了睜眼眸,瞳孔中閃過一絲驚詫。

“我也是,天璣城的人!除了東方家的長子,我還是天璣城的二弟子,也就是姬無奢的師弟。”

程北枳更為驚詫,錯愕的看這東方凌白,而東方凌白似乎早就猜到了她會是這般模樣,“彼時我不能帶你離開,一方面是路途險阻我沒有全身而退的把握,另一方面是我不想暴露你的身份,天璣城中沿線眾多,如若我帶你離開被師傅知道了,他絕對不會放過你。”

“如此,你應是好奇了,偌大的天璣城,為何會跟你一個女子過不去?”

東方凌白的眼色有些渙散,聲音中似有嘆息,“原因有二,第一,天璣城的弟子是不能有兒女私情的,第二,你身上有鳳凰印,是天璣城一只在找的人!”

“姬無奢讓我帶你離開,勢必會被天璣城的眼線發現,順藤摸瓜便是暴露了你的身份,我左思右想,留在趙國,是對你最安全的辦法,那時我沒想告訴你,本以為你可以永遠藏在趙國,可如今看來是藏不住了!”

“那你為何又告訴我了?”

“我沒有姬無奢那般自負,我知道如若天璣城出手,我不一定能護你周全,既然如此,倒不如讓你知己知彼造作打算,如此還算更妥善些!程四小姐,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

東方凌白擰著眉,說的十分深沉,卻逗笑了程北枳。

她忽而想起,那些并肩作戰的日子里,東方凌白也總是這樣,他從不替她做任何決定,可他尊重她所有的選擇,傾其所有的支持,他從未說過你不能上戰場,你要躲在我身后。可是每一次上戰場,他都默默地站在程北枳的身邊為她披荊斬棘出生入死!

“東方,這個世上,真正了解我的,怕只有你一個人。”

東方凌白一怔,似乎有些驚訝,卻低頭笑著喝酒:“你與尋常女子不同,原來我以為,女人應該都是凌娜那個樣子,直到遇到你。”

“我也以為,世上的男人,都是姬無奢那個樣子,或者趙魚晚那個樣子,直到遇到你,東方謝謝你,讓我再次遇到你!”

夜漸漸深了,東方凌白和程北枳你一壇我一壇,不知喝了多少久,東方凌白第一次覺得自己眼前模糊一片,舌頭似乎不受控制,他便推開酒壇不喝了,程北枳也沒好到哪里,可是她依舊不依不饒,拿起酒壇就灌倒東方凌白嘴邊。

“不喝了……不,不喝……”

“東方,你我向來不醉不歸,你不能壞了規矩!”

“女孩子這么喝酒,不好-->>(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分分彩后二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