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閣小說網 > 冰霜之上 > 第十三章 '刺殺'

第十三章 '刺殺'(第1/2頁)

斯派提爾·馬里奧斯,這位世界旅行者在他的《行走天下》一書中稱贊獨孤城的藍宮是旅游冒險中不可錯過的風景,尤其是雄偉的中庭和內部華麗的房間。

現在那雄偉的中庭依舊,在道路兩側種植的樹木依舊擁有著精心搭配的色彩,完美的向來訪者展示著貴族領主的權勢和超出常人的審美觀念。

但在藍宮內部,以往那富麗堂皇,井然有序的裝置布置,現在卻是蕩然無存,盡管那些用上好橡木打造的家具都完好無損,擺放的位置也沒有任何變化,但上面那些金銀打造的裝飾品,展示柜中收藏的各色寶石,以及保險箱里的借據契約等等遠比金幣更有價值的財貨,現在通通蕩然無存了!

“……現在藍宮中除了西南的佩拉吉奧斯側翼沒有人進入之外,東北方向的幾乎所有貴族的居所都遭到了侵入,總共的損失,損失實在是太多,現在還在統計。”滿頭大汗,好不容易才趁著佛可一同外出的機會享受了一下統領整個藍宮事務的機會,結果惹出來了這么大的一個簍子。

根本不理會那些同樣居住在藍宮的貴族們慌慌忙忙的去查看自己損失的財物,托依格咬牙切齒的詢問道:“到底是誰,竟敢犯下如此嚴重的罪行?!”

在自家主人的怒目而視,以及其他領主那神態各異的注視中,這個原本廚房的主管哭喪著臉道:“那群賊人在墻壁的角落處留下了這樣的標識,應該,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盜賊公會那些人了!”

在他攤開的手掌中所捧著的,正是一枚小巧的木質夜鶯。

“看起來,藍宮的安保工作需要重新考量了,托依格,你該去找一些更為專業的人替代那些飯桶!”出乎意料的并沒有大發怒氣,烏弗瑞克領主以相當誠懇的姿態說出了建議,而對于聽到的人來說,有的人是心頭一緊,有的人則是心下一喜。

“還是先等損失統計出來,再論定責任吧!現在最要緊的,還是趕緊確定有沒有丟失那些最為重要的東西!”在宮廷附屬的那些貴族想要發表意見之前,巴爾古夫率先站在了所有人之前,用最為堅定的語氣暫時終止了這場討論,即使是心中別有所想的那些貴族也選擇了俯首稱是。

“看來藍宮暫時是沒有足夠的房間能居住了,巴爾古夫,托依格,我會另外找更安全的地方去居住,這件事絕對不能輕易結束!”冷冷的說完這一句之后,烏弗瑞克就直接率領著他的私人衛隊向外走去,而他所想要找的那個地方立刻就有人為之提供:

“領主大人,我家在城外擁有一處莊園,生產著最好的葡萄酒,請您一定要過來品嘗一番。”

如果沒有看錯的話,最先圍上去的應該正是自己家族下面所分封的一個男爵。

“用最短的時間處理掉這個爛攤子,好好想清楚,你現在最需要的是什么!”靠到身前來拍了拍他的肩膀,巴爾古夫低聲說了這么一句之后也離開了,他倒不用額外去尋找住所,很久之前先王就在獨孤城給他準備了一套別墅。

拳頭握緊,在自己的未婚妻擔心的靠過來想要安慰幾句的時候,托依格大聲的吼道:“去,快去,去把那些該死的賊人通通給我捉回來,我要親手砍下他們的腦袋!”

這樣的命令實際上也沒什么太大意義了,畢竟現在除了極少極少的人之外,都不知道那些理論上已經放到黑市開始發賣的財貨現在究竟在誰的手中。

卡爾其實對這個問題也挺感興趣的,畢竟約定俗成的規矩是任務物品之外的財貨有很大一部分都可以直接歸傭兵所有,只要能拿得起,拿的回,一夜暴富絕對不只是書中所描述的成功故事。

而向那些沒有關嚴實的箱子中看去,里面所散發的珠光寶氣毫無疑問在吸引卡爾把手伸過去,而且現在這種極端缺少防備的狀態似乎并不存在任何的風險。

然后卡爾就彎著腰,小心的從光芒所照射不到的地方挪了過去,盡最大的可能在不造成任何聲響的情況下越過地上那一大堆糾纏在一起的男女男男。

不得不說,因為塔瑪瑞爾大陸上種族繁多的關系,因此產生的各類愛情故事和對象層出不窮,其中最為著名的便是據說和泰伯-塞普汀有一腿的巴蘭茲亞,那位黑暗精靈傳奇的一生實在是讓人嘆為觀止。

在一堆諸如“那個該死的婊子騙了我”,“靈魂在燃燒,我已經戰無不勝啦!”亂七八糟的夢話之外,卡爾還得小心防范這群人極端不雅的睡姿,不然突然一個胳膊腿打過來,疼會只是那個家伙疼,但自己就得玩一出萬軍之中刺殺大將的戲碼了。

有驚無險的,卡爾來到了整個碼頭建筑的最高處,那是一個搭建的還挺精細的半開放式房屋,通過一個梯子和下方的餐廳直接相連,想要從外面直接攀爬進去還是相當有難度的,而且現在這種情況也不允許用那種響聲頗大的方式。

所以卡爾也只能選擇在燈火輝煌的餐廳正面突破,要說危險當然也是挺危險,但當他小心翼翼的放出一股微風吹滅所有油燈,在人體和亂七八糟的家具之間穿行的時候,卻發現難度比自己預想的要低得多。

這群盜匪在美酒和女人上面似乎消耗掉了所有的精力,每一個人都睡得跟死豬一般,簡直比在土地里勞累了一天的農民還要睡得雷打不動。

卡爾現在已經不懷疑即使有慘叫聲在他們耳邊響起,這群人都不會醒了,然后依舊以最為小心的姿態踩在了梯子的木板上。

他的靴子并沒有像盜賊公會的正式成員一樣有靜行術附魔,即使再小心,全身的重量壓上去之后照樣有木材那種嘎吱嘎吱的聲音。

此時已無回頭之路,他右手握緊短劍,左手放在腰間的束帶上,隨著一步一步向上,自己的目標,那個全身上下近乎精光的諾德壯漢正在自己的眼前安靜的呼吸著。

在他的身邊,那個床鋪的角落-->>(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分分彩后二简单技巧